欢迎访问松桃长安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工作动态 聚焦政法   热点关注 政法部门 乡镇动态   平安建设 法治建设 队伍建设
  政策法规 以案释法 见义勇为   新 媒 体 视频在线 执法监督   便民服务 图说政法 友情链接
 
 
通知公告:
高考倡议书 
关于高中考期间食品安全的温馨提示 
松桃苗族自治县“旅店业特行许可证”办理 

危急时刻

时间:2019年06月12日信息来源:松桃网 点击: 收藏此文 【字体:

4月下旬,天空蔚蓝,阳光明媚。在这温暖舒适时节,我与同事乘车前往“梵净古都”“中国滚龙艺术之乡”寨英镇岑鼓坡采风。岑鼓坡又名岑峰,与江口怒溪接攘。虽然地偏路陡拐点多,但只要你走过,就会对那儿的山路十八弯留下深刻印象。我们从松桃县城出发,穿过古镇,翻越岑鼓坡,临近中午才到村里。

还是三间木房的村委会,居于寨中,青山环绕,林中传来的阳雀声清脆而悠扬;干净整洁的小院里,一面鲜艳的国旗在高高飘扬。

村委会里,正遇村民冉龙彪给村脱贫攻坚指挥部赠送感谢信和几面锦旗,一面“见义勇为救人于危难,人间大爱情义比海深”的锦旗用语,让人心生敬意。是什么事迹让群众作出如此高的评价?指挥部龙文、冉拥军两位攻坚队员给我们摆起了不久前发生在狗猴组苕窖救人的经历。

30出头的龙文,蓄平头,盘子脸,身着灰色短袖衫、黑色裤,脚穿黑面白边运动鞋,身体墩实。他以前在辽宁丹东一个边防旅服役,曾荣获三等功1次,嘉奖3次,评优秀士兵3次;去年4月退伍后,被安排在寨英镇社保中心工作,当年12月派驻岑鼓坡村担任脱贫攻坚队员。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面对生人造访,他还有些腼腆。

2019年4月20日上午11时46分,正在指挥部整理“扫黑除恶”材料的龙文,突然接到镇派出所辅警文峥安的电话:“你村狗猴组有四人晕倒在苕窖里了,请立即组织干部、群众科学施救。”“好!”龙文来不及关机,几大步跑到隔壁房间,朝着办公的村计生专干冉海军和副支书冉龙标急喊,“你们跟我走,狗猴组出事了!”

狗猴是个寨名,离村委会不远,但弯多路窄。龙文一面驾车,一面向正在镇里开会的村指挥长余翔汇报。“我马上向党委书记、镇长报告,你们一定要保证群众安全,动作快点!”余翔吩咐。当时,龙文就想尽快赶到出事地点,想法把人救起来。由于心急,车子开得快,仅三分多钟就赶到了出事的苕窖。

苕窖,是武陵山区乡村农户用于冬天储存红苕等食物的“仓库”,大都建在屋内或住房附近。窖宽一米左右,窖深三米上下,窖口或方或圆,垂直而下。红苕等物放置其中不易腐烂,可储至来年。虽然苕窖给老百姓的生产生活提供了方便,地方的安全防范知识也宣传到位,但还是有极少数家庭因疏忽大意、盲目下窖而造成不幸。

龙文说,4月20日上午11时许,狗猴组冉龙彪的儿子冉浩、冉文明邀约周末回寨的冉来顺一行3人,到寨边坡榜自家的苕窖里取苕。因头天才取过苕的,大家都没留意。到了窖边,21岁的冉文明即用绳索将11岁的冉浩放下窖里,哪知,1分钟不到,他就看见冉浩向后翻倒在了苕堆上,觉得不对劲,就用双手撑着窖边,踩着壁孔,下到窖底。喊几声不醒,抱几下不动。这时,他也感到弊气,吸不进去,呼不出来,头脑昏沉。预感不好,就忙叫窖外的冉来顺喊人施救。当他奋力向上攀爬到第二坉时,感到全身无力,像打了麻醉药一样,倒了下去。

年方19的冉来顺个子不高,是名共青团员。他六岁丧父,兄弟两人陪着哑巴母亲一起生活。作为精准贫困户,去年底,已易地搬迁到碧江白岩溪小区居住,现是灯塔11中学初二(81)班学生,还任班级文明用餐督察员。这天,他刚回到老家,就主动帮人取苕,遇到了此事。

冉来顺看势不对,就跑下紧邻的苕窖边,对着坎下房屋大喊:“林林哥,林林哥,加林娃昏倒在苕窖里了!”喊了三、四声。加林娃是冉浩的小名。被喊为“林林哥”的冉志林26岁,就住在苕窖下方。听到喊声,志林带着在家的亲朋,第一个跑到窖边,见此情景,不加思索,撑着窖壁就跳了下去;紧跟而至的颜秀英,看两个孙子倒在苕洞里,死活要下去,结果也昏倒了……冉来顺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心里恐惧,有些慌乱,但他稳了稳神,拿出手机,打110电话报了警,说话时还有些吞吞吐吐。时间显示11时41分。

前来救援的人越来越多。不知谁喊了一声,“快点拿水来,泼水。”十多人应声而去,有的端盆,有的提桶,有的肩挑,纷纷泼水入窖;“把苕洞挖浅点。”有人提议。冉来顺四、五趟端水,早已气喘吁吁。他听到提议,二话没说,就到村民组长冉丛仔家拿来了二把挖锄,怕不够,又跑到颜秀英家扛来四把。坡榜的苕窖好挖,冉丛仔、冉桥宗和冉江伟等人得了锄头,几下就把半边窖口挖矮了七、八十公分。

正在群众救援的紧要关头。11时43分,正在派出所食堂端碗吃饭的民警郑明慧,接到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寨英镇岑峰村狗猴组四人晕倒苕窖,要求立即开展救援”的指令。接警后,他当即放下碗筷,直接电联在镇政府开会的派出所长杨铭。考虑事发地远有一、二十公里,公路弯道多、坡又陡、雾又大,杨铭要求:先电话联系驻村干部龙文,由他们尽快组织干部、群众救援,同时通知镇卫生院和古镇专职消防队立即赶赴现场。

辅警文峥安与岑鼓坡村脱贫攻坚指挥部队员龙文是老同学,知道他吃住在村。听郑明慧安排后,即将救援之事告知了龙文。派出所侯政敏、姜波及刘林等干警早放下了手中饭碗,从装备室拿出电筒、警绳等救援设备上了警车,空着肚子赶往狗猴。

正在主持会议的镇党委书记曾庆提,听到镇人大主席、村指挥长余翔和派出所长杨铭汇报后,当即宣布停会,他一面了解情况,一面安排救援,带着干部呼呼奔向岑鼓坡。

这时,已到狗猴的龙文,刚把车停稳,身强力壮的冉海军第一个跳下车,跑在最前头。当他们来到出事地点,看见二、三十个群众围在窖边,有的挖窖口,有的端水,有的在喊,还有的在哭,忙着一团。

到了窖口,他们见窖底蜷缩着四人,其中3人没了动静,1个老人还轮眼晴。从现场分析判断,这是二氧化碳中毒的症状。

二氧化碳中毒是长时间处于低浓度二氧化碳环境中或突然进入高浓度二氧化碳环境中引起,轻症中毒者有头晕、头痛、乏力、胸闷或意识模糊等症状;而重症中毒者常常进入现场数秒钟内,就会瘫倒和昏迷,表现为脑缺氧症状,可引起反射性呼吸骤停而突发死亡。

那么,窖里二氧化碳如何来的呢?原因是窖内,长时处于封闭状态,空气流通少;再加上食物要呼吸,如不透气,窖内食物就会因缺氧而腐烂,并产生大量的二氧化碳和其它有毒气体,使窖内氧气量相对减少。二氧化碳本身无毒,但它比空气的密度大。人入窖内,在二氧化碳直接刺激下,轻则气喘眩晕,重则窒息而亡,发生悲剧。若不及时救出,后果不谌设想。

群众危在旦夕,不容犹豫迟疑。必须迅速将中毒者拖出苕窖,尽最大努力进行施救。值此生死关头,中共预备党员、村科技扶贫副主任、曾在碧江区凉水井及松桃县寨英镇派出所当过五、六年协警的冉海军,见身旁有根麻绳,危急时刻,来不及多想,大喊一声,“时间就是生命,快,快用绳索将我捆起,抓住我的双脚,把我倒放下去救人!”龙文等人拖的拖脚,拉的拉绳,以“猴子探月”式将海军放下窖里。他看见,一位老妇睡在左边,一个小男孩翻在中间,另俩年轻人睡在右边,其中小男孩身穿短衣裤,脸色发白,最为严重。决定先把男孩救上来。

海军用双手先抓住冉浩的一只手,由于洒了水,身是湿的,手是滑的。将人拉到一半时,他也感觉呼吸困难,人没了力,手一滑,人又掉下去了。实在弊不住,“上面的人,遭不住,遭不住了,帮我拉上去。”群众听到海军喊声,将他拖了上来。

龙文见第一次救人失败。看到不行,就吩咐群众,“每个人全部动起来,部分人继续端水泼,部分人负责拉电线、找插板、拿电扇,大家快点!”罗来顺顾不上休息,听到指令,他从冉丛仔家拿来电线,又到自家拿来一个电风扇。由于离家近,就接好电源拉到了苕窖边。

多延长一秒钟,群众就多一秒危险。龙文、冉海军知道其中的厉害性。“还来!”他俩对群众说。俩人手拿电风扇,又采取“倒挂金钩”的姿式,顺着苕窖壁往下梭。肚皮被窖口边上的砂石硬得很痛,他们强忍着;胸口、手臂被窖壁的砂土刮起了丝丝血印,他们全然不顾。坚持用电风扇对着晕倒的4人吹了分多钟,终于起了作用,其中有个人已把双手举了起来,俩人各拉着一支手,上面的人有的抓脚脚,有的扯腰带,上下齐力,就把冉志林拖了上来。大家一鼓作气,又把有些反应的冉文明、冉浩及颜凤英相继救出。时间刚好12点整。

在救出患者过程中,大家竭尽全力,都没闲着。每救出一人,就一个背着,一个抬脚,及时将患者背离苕窖,置于空气流通处。其中冉启伟背了3人,冉来顺背了一人。他背的冉浩,虽然个头小,但浑身软而无力,呼吸还困难,身上又湿滑,还沾有泥土;背冉浩时,身子疲软,但他咬牙撑着,一直背到冉丛仔家院坝上,当把人放躺在板凳上后,来顺的脸,白卡卡的。

这时,率先赶到狗猴的派出所干警,看围观人多,不利患者恢复,立即疏散了围观群众,腾出了空间,及时解开患者领扣、腰带,宽松其衣裤,让患者呼吸到更多新鲜空气。

刚将患者湿衣服换掉。江口县路溪卫生院的120救护车就到了狗猴。原来,正值回乡探亲的骆艳,曾在那上过班,她知道路溪至岑鼓坡只有十几公里,看事情紧急,就用手机打通了路溪卫生院急救电话。院医生饶孟贵接到电话,立即组织医护人员郑云九、汪小雪前往救援。到达时,见冉浩身体虚弱,情况较为严重,马上对其实施了吸氧等治疗措施,为防意外发生,就由路溪卫生院救护车先护送冉浩前往松桃抢救治疗。当车行至高力水泥厂时,正遇急来的县120急救中心救护车,鉴于冉浩病情特殊,便将交接的冉浩快速转入县医院儿科救治。

冉浩才运走,寨英卫生院120救护车赶到了。驾驶员吴绍银接到派出所指令后,与医护廖德成、滕海明、田亭亭迅即前往。路途中,因不知事发点具体情况,滕海明请求县急救中心救援,并安排村医立即前往施救。到了狗猴,3名医护对送上救护车的冉文明、冉志林、颜秀英3人实施了吸氧等抢救措施,时刻观察患者意识状态,监测生命体征。通过返院后的积极治疗,患者可言语,能走动,意识清楚,恢复较好。为慎重起见,又送往县医院进一步观察治疗。3天病逾出院。

如何预防此类事情再次发生,笔者认为,除全面普及预防缺氧、中毒等安全知识外,尤要注意窖盖必留透气孔;下窖取物时,应先将窖盖敞开半小时以上,利于排出废气,再将点燃的油灯或蜡烛放窖底测试,燃则入,熄则缓入,必待通风无险后再入,以防地窖缺氧或二氧化碳中毒。

救援时,不可盲目蛮干,必须科学施救。在没有佩戴供氧防毒面罩的紧急情况下,须用风扇、电风扇、鼓风机或风车等家庭设备,向窖内不停灌风;或用一把半张开的伞,伞把系绳,倒置窖内,上下拽动,促使窖内空气流通,以利快速施救,确保自身安全。

危急时刻,救援成功,冉龙彪非常感激。他的感谢信是这样表达的:如果稍有拖延,我们4位家人就会命丧黄泉。危难之时,指挥部干部和群众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他们面对危难,不顾个人安危和伤痛,凭着过人勇气和毅力,发扬连续作战的拼命精神,同心协力施救,避免了我们家的一次重大灾难。我们将以你们为榜样,崇德向善,乐于助人……

采访结束,当我们离开狗猴,站在秀美的岑鼓坡上,远远望去,指挥部上空的五星红旗在阳光照射下,显得更加鲜艳夺目!(县扶贫办  杨再桥)

(作者:杨再桥 编辑:白昕)
文章热词:

上一篇:帅呆了 他的倒挂

下一篇:没有了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危急时刻]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